首頁
HOME
關于鍾一棠
ABOUT FOUNDER
關于鍾益壽堂
ABOUT US
鍾一棠工作室
ABOUT US
醫藥資訊
NEWS CENTER
媒體報道
MEDIA REPORTS
國醫館
FAMOUS DOCTORS
國藥館
GOOD MEDICINE
中醫養生
KNOWLEDGE
人才招聘
HR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点击咨询
關于鍾一棠 -- 鍾一棠簡介

甬上名醫鍾一棠

 

        钟一棠先生是国家级老中医、中华中医药学会终身理事、宁波市中医学会名誉会长。他凭着执着的职业精神,已在医疗、科研和教学战线上默默耕耘了70余个春秋。

 

中醫世家

 

        钟一棠于1915年6月出生在江北区后马路毛乾房的世医之家。他在应(江北之骄)所写的“自述”中提道:“父亲钟纯泮是当代名中医,求诊者门庭若市。父亲常说‘医乃仁术’、‘仁术济世’,意思是医生可以解除人们的病痛或救病人于垂危,但必须要具有良善的胸怀。”
   
        钟老的父亲钟纯泮先生(1856-1922),是镇海庄市庙跟(现属江北区甬江街道)人。纯泮先生的曾祖文彩,平时刻苦钻研医理,亦精选草药医治。父章元(1832-1905),承祖业,医术高明,擅长妇科,不少胎产崩漏垂危之症,经其精心治疗,逢凶化吉,危重险症,每多获救,病家视为救星。他曾在庙跟街设立诊所,后又在庄市益寿堂药店内设观察病床,有“半仙”之誉。钟氏医学世家,至纯泮先生,已历四世。纯泮先生继承先人之业,求知不懈,潜心致力于中医的发掘、研讨和应用,从《内》《难》典籍人手,至各家学说,钻研有素,尝谓:“不学无术,何以济人。”他虚怀若谷,治学博果众长,常与甬城同仁共同切磋医理,并勿泥于一家之言,认为:“天气在变动,地方有差异,病因渐繁衍,学术自进展,岂能宗一学派而治万病乎!吾人在先贤之学习良基上,应登高一步,以尽医责。执一门户偏见,乃不足取也。”纯泮先生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善治伤寒、温病,疗效显著,虽居僻隅.四方求诊者,纷至沓来,应接不暇。他为人诊病甚谨,细察明辨,把握分寸。据钟老介绍,有一张姓农民年五十六岁,在田间劳作时猝然昏厥,大小便失禁,纯泮先生见鼻出鼾声.张口呼吸,嘴眼歪斜,半身不遵,脉象沉缓,舌苔清白,断为中风内闭欲脱之际。即取三生饮加党参,作汤人姜汁二十滴,大活络丹一粒先化服。翌日苏醒,四末温和。再以原方减量予服一剂,然后进补阳还五汤调养月余而康复。他对于贫病者免收诊费以外还往往再给予买药的钱。每到夏季端午节时,还备下具有祛暑解热、调和肠胃及止吐泻等作用的午时药茶、十滴水和麝香回阳散等成药,大量分送给人家备用。钟纯泮先生空闲时常画墨梅以明志。他对社会公益慷慨捐献,不置私产遗子女而教以德行。民国《鄞县通志》在文献志医药部分专门予以介绍;“钟纯泮.字鲁芹,一宇半水。承其父章元之学,以医术鸣甬上,性明敏,深研有得,能按寸口而知人之禄命决死生,人称钟半仙。”
   
        纯泮先生有三子,长子一贯、次子一桂、三子一棠,皆继其衣钵,驰名东南。钟一桂早年毕业于宁波商校,后随父学医,他刻苦钻研历代医学典籍,精通病理、药理,对内科、妇科、儿科均有独特研究,擅治湿热症,医术高明,热忱医治,深得同行称赞和病人好评。他与吴涵秋、庄云庐等同行一起于1936年创办丁甯波中醫专门学校,培育中医人才,还倡议组织拄击社,以增强国民体质。钟一桂先生爱国抗日,曾率先捐输巨款.支援抗日将士,并亲去前线参加慰问活动。新中国成立后,他任上海市静安区地段医院中医师、上海传染病医院中医科主任,在急性传染病防治中,充分发挥了中医的治疗作用。曾在《上海中医药》等杂志发表《治疗小儿麻疹、肺炎》和《临床心得)等論文多篇,部分内容被当时的苏联医刊转载。
       
杏壇耄宿


        钟老家学渊源,幼承庭训,15岁时考入了上海中医专门学校(翌年改为中医学院),在学院四年中,得到名医程门雪、秦伯未、费通甫、谢利恒诸位教师的谆谆教诲,打下了坚实的中醫理論基础。1933年毕业后,随兄长钟一桂从诊两年,尽得其兄真传。1936年冬,接受武术老师阮增辉先生的嘱咐到庄桥镇挂牌开业。抗战胜利后,到江北区中马路执业。1952年4月.响应政府“走集体化道路”的号召,放弃个人的经济利益而加入丁第五中西医联合诊所。1955年任市卫生局医疗预防科副科长,曾参与创办我市第一期中医班。1958年5月调任市第一医院中医科主任,通过中西医结合治疗挽救了不少危重病人的生命,为中西医相互了解和中西医结合起到了推动作用。1977年夏,钟老受命筹建甯波中醫院。为了振兴我市中医事业,他虽已年逾花甲,但不顾年老体弱、工作繁重,勇挑重担,一心扑在医院里,延请名老中医、增设中医科室、筹建中药房,事无巨细,无不躬亲,七载辛劳,终将一个小小弄堂中医门诊所办成了上规模医院。尔后他主动从院长岗位上引退,且不顾年事已高,天天在市中医院坐诊、查病房,直至2000年退休。
   
        钟老自1936年起独自悬壶甬上,70年坐诊不辗,治愈病人数以万计。他对待病人满腔热情,经常为无钱支付医药费的农村患者慷慨解囊。在第一医院中医科工作时,为治疗一位久治不愈的肺脓疡患者,他特意去购买了实用内科学方面的书籍,日夜攻读,运用中西医之长终于将患者治愈。他治学严谨,重视实践,望、闻、问、切四诊周详,辩证准确,处方精当,用药灵活,形成了独特的学术思想和临证风格。在慢性支气管炎、肝硬化腹水、结肠炎、伤寒等病治疗上,均有建树。尤其以擅治内科疑难病症而名闻遐迩。


        鍾一棠主任中醫師常用相反相成、攻補兼施、寒熱並用、溫清相濟等多種辦法來提高療效。據鍾老的學生鍾順兒醫師介紹,曾有一名56歲的女病人,患慢性腎炎氮質血症,腰酸頭暈伴反複蛋白尿、管型尿5年,血紅蛋白每升僅有60克,平時又常患感冒咽痛,鍾老仔細檢查後,認爲應肺腎同治,標本兼顧方能奏效。故用六味地黃湯加杜仲、淫羊藿、菟絲子等補益腎陰腎陽以治本,銀翹散出入疏風清熱宣肺以冶標,交替使用,2年後病漸愈。爾後近十年經多次化驗,除尿檢偶有蛋白痕迹外,其它如貧血、腎功能均正常。而采用鍾老的苦寒清化之法治療高熱不退的傷寒,更是療效顯著。此外,鍾老的養血潤燥湯、益氣活血寬胸湯、育陰養肝瀝、四逆養胃湯、沙參銀菊湯、風沮湯、解毒清營滌痰湯等驗方亦頗負盛名。
 
德藝雙馨


        钟老在长期医疗实践中,积累了宝贵经验和独特见解,他用几十年时间坚持撰写了《诊余随笔》。书中记录了钟老临床所遇到的100例病深不救、辩证不准、用药失当的病例。就此钟老谈及:“医生临床,成败在所难免,个人荣辱也不足挂齿。重要的是纠误识真,以后行医可少走弯路。”在《诊余随笔》一书中常可看到钟老“扪心自责.有过失也”、“引作沉痛教训”等语和“泥工家贫,资助医药”、“免费医疗并资药费”的义举。2003年11月,在荣获中华中医药学会成就奖、合家四代人纷纷贺喜之际,钟老将《诊余随笔》赠给也是中医的爱孙钟之洲。透过薄薄不满百页的小书,一代名医风范尽显!
   
        钟老既是我市中医界的领军人物,又是一位活跃的社会活动家,且能诗善画。他为人正直,在上海中医学院求学时曾任学生会副会长、义勇军副队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曾与上海大专院校进步组织“上海抗日救国联合会”的学生代表一起赴南京国民政府请愿。1936年他到庄桥行医,不久抗战全面爆发,他积极投入抗日救国运动,在中央地下党组织负责人邵慕云、屠祖全等影响下,暗中支持庄桥青年战时服务团,帮助地下党组织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1943年3月,抗日民主政府任命他为庄桥镇镇长,仍继续行医。次年4月,日军拟在庄桥圈地强建飞机场。他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组织群众和日寇展开明争暗斗。如暗中吩咐民工带队的,在机场干活随机应变,尽管“磨洋工”、“拆烂屙”;派可靠的人去机场内散发宣传单,以增强民工们的抗日爱国信心和斗争勇气。同时设法绘制了机场草图交给地下党组织。钟老曾撰《与庄桥机场的日军斗争亲历记》,回忆了当年与日寇斗智斗勇的经历。1945年1月21日,浙东抗日根据地各界人民临时代表会议在余姚粱弄召开,他作为当时慧东区的代表进四明山参加了大会。

        钟老别号“无我”,他爱好旅游,对书画早就情有所钟,惜医务缠身,难以静下心来。退休后他潜心习画,犹如行医,坚韧不拔,一丝不苟,打下了扎实的基础。2002年,他曾冒着严寒特意赶到上海,去参观《清明上河图》等书画珍品。钟老曾赠给笔者一册《无我斋半爪集(钟一棠九十自选)》,从中可见钟老的书法和葫芦画“黄山劲松”、“春兰唤儿要早起”、“竹荫”和“惜别”,还有钟老在长城、卢沟桥、武夷山、青岛等地游览时的身影,另有一张照片是已进入耄耋之年的钟老骑马在北戴河。他在该书前言写道:“我意想不到会活上九十岁,尚且耳聪目明,生活能够自理,外出旅旅中见有马可骑则必乘驰运动,而且觉得意气风发不减当年。”

        “心存仁术济世愿,行须学无止境求”,这是钟一棠先生的格言,也是他人生的真实写照。

注:鍾一棠(1915-2016),效實中學1930年肆業。

宁波江东钟益寿堂中医门诊部 版权所有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民安路108号 电话:0574 - 8780 9090   浙ICP備16037569-1/2號  
本站關鍵詞:甯波中醫,甯波名中醫,甯波中醫馆,宁波中醫養生 網站地圖